登录 | 注册
本站搜索:

more+新科4D-MRA简介
新科国际是在香港成立注册的综合性健康科技产业集团。创立于2007年,集团致力于人类健康领域的科研,主要以发展健康科技、健康管理、健康体检、健康指导、健康服务等产业,涉及健康教育、医疗保健、影视多个项目。旗下拥有"香港新科生命预警理疗中心""广州......
您当前的位置:新科 > 行业资讯 >
4D-MAR生物波共振与讯息传输的实践

在电磁波发现没多久之前,物理学家Kruks和化学家Ostavald就放射物的范畴,成立了一项假设,这个假说后来被称之为“大脑电波”。一群研究者试图以L. Galvani和A. Volt过去在实验时所发现“生物电”的位置和角度,来解释超感知接收。1902年,出现了生物潜力理论。1925年,G. Fricke提出并认为细胞膜就是震荡回路的表征,因此而发现人体、动物、植物在震荡流程中,有产生波动的现象。就脑部的层面来言,脑神经细胞是以脑电图的形态存在。在超高频和波长的范畴中,有机生物存活的神经细胞,较之于细胞本身的线性次元,等同是电磁波放射的发电机。



W. Aidee认为,脑部神经元的弱磁场在数据认知和处理的过程上,扮演着重要角色;除了突触系统外,它还创造出第二种发出讯号的系统。H. Puthoff和R. Targ在不考虑身体知觉的条件下,建立了弱磁场对大脑的影响。他们的实验中,证实在绝对不接触中介的角色的情况下,极低频的震荡电磁,会扮演着数据传输的中枢。值得注意的是,Puthoff and Targ的实验,在世界各地的实验室,已成功地一再被复制。依G.Schnoll的看法,在无外在讯号的条件下,如果超高谐波(正弦)和非线性低频震荡(随机性)可有效利用时,不同细胞放射线的互动,是以不同长度波之间的共振(干扰)结果为依归,放射线的同步性则是由神经系统提供,而其连贯性系由细胞结构组织特化所提供。神经系统的控制日益渐弱时,例如因受到精神疾病或亲神经毒素的影响等等,这些过程可藉由外在的刺激使其恢复原状;前面所称之“恢复原状”系指视觉、听觉以及化学或电磁放射物,恢复到正常之情况。放射线之互动是在分子的层级上执行,因为分子就是在这个相关的位置与空间,制造细胞(结构性移转)的轮替,而共振累进的强化效应,也是在此处达成。